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脏唐淫后
脏唐淫后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脏唐淫后



  “殿下,今早老朽再为殿下请卦,太子卦象富贵更显,而天后……”看袁天罡迟疑,李弘忙道:“先生尽管直言!”“天后嘛……母仪天下之相也更明显!”袁天罡道:“其实天后本是雌龙转世的命相,可太子的命相转为五色神龙,正是天后克星!”“先生的意思是,本王有登基之相,而母后依旧可以是皇后?”“正是!”袁天罡道:“此话不便明说,但太子说出来了也就无碍!虽然此事惊奇,但天道难测,天命使然,也不必在意!”“可现在的难事在于,如何让母后断了夺取大位的念头?”李弘道:“母后可不是一夜夫妻就能改变主意的人!”“此事老朽也已经在考虑!”袁天罡似乎很有把握的说道:“天后谋划有时,可也是天命使然,当今皇帝龙体欠安,这才有了天后干预朝政的机会!这些年来,太子年纪渐长,几次大事处理也十分得皇上心意,更有朝中文武称赞,所以,皇上不是没有考虑提前让位给太子!也正是因为如此,天后才感到太子的威胁,动了心思!”“先生的意思是让我不再帮皇上处理朝政?”袁天罡摇头道:“恰恰相反,是太子要更多帮助皇上,让皇上放心!天后现在还没有夺位的实力,只要太子能得到皇上认可,接替天后摄政,则天后就失去了最大根本!太子也就具有了主动!”

  “对啊,现在的母后还没有完全控制朝政,我对她只是在竞争权力,却没有到直接刀兵相见的程度!如果这时候,我得到皇帝父亲的信任,那么我就掌握了主动,而且,朝臣已经有让我提前辅政的提议,作为太子,本身就是皇位合法的继承人,比让母后这个皇帝的老婆干政来,完全是名正言顺的!”想通这一点,李弘对袁天罡道:“先生所言极是,可又一桩,母后若是对我动了杀心,我怕是……”“太子非优柔寡断之人!”袁天罡不以为意的一捋胡须道:“只要太子想办法,我想此事不难解决!”说着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锦盒,交给我,道:“这是七粒龙元丹!或可助太子一臂之力!”

  打开锦盒,七个白蜡封着的药丸围成一圈,整齐摆放!看出李弘不知道这东西的意义,袁天罡道:“这是我年轻时寻访名山大川,才集齐的药材,炼九九百十一天而成!按照道家经典的说法,服用此药物七日后,就可以强元阳,固精关,使男子金枪不倒不算,还可以更容易将精气送入女子阴关!更容易让女子对男子死心塌地!”“呃……”敢情他已经看出李弘对母后的意思,心里不由得有些发虚,他却不在意的笑道:“太子本就是根基深厚天赋异禀之青龙降世,又有过异药淬炼,更是人中之龙!只是这异药虽然有助战之功,却过于霸道,长久对太子身体难免有损,所以,这龙元丹正好可以弥补!”说完,他就要告辞,却又想到什么,转身道:“对了,服药期间,太子切不可行房事,一旦阳精泄出,则前功尽弃!切记切记!”

  李弘心里盘算了一下,当即有了主意!他照常去进宫请安,并且,按照皇帝吩咐,处理了一批奏折,将其中一些不好斟酌的,说给皇帝,听皇帝的意见后再最终批示。不过,有些意外的是,武则天竟然没有出现,询问宫人后得知,说是偶感风寒,要修养几日!本就心思活络,又有了穿越经历的李弘,一下想通其中关窍!肯定是昨日自己和母亲交欢太过疯狂,导致母亲尽早未曾复原,才会说偶感风寒云云!按照后世传说,武则天身体还是非常好的,不然,不会六十多岁还有精力称帝,更是历史上数得着的长寿皇帝!野史中,更是对她年纪渐长却依旧不断更换面首服侍说得香艳无比,甚至说她是修炼过采补异术,青春长久。真假不论,至少说明,武则天的本身的身体健康状况极佳!

  可竟然偶感风寒,应该就是和自己交合时,亢奋过度,体力透支,才导致外邪侵入无法抵御!这更让李弘有了把握,高宗常年体弱多病,正直虎狼之年的武则天肯定是久旷不满!自己就是要在床笫之欢上,彻底让母亲无法忘却!

  李弘自己没有去看望武则天,只说是自己公务繁忙,实在抽不出身,却安排宫人一天三问安!同时,他也按照袁天罡的吩咐,将七枚药丸服下!整整七天未近女色啊!李弘虽然不是色中饿鬼,但也是青春旺盛之时,别的不说,只说每天眼见的这么多青春靓丽的宫女在自己面前来来去去,却只能看不能碰,这份苦楚只有自己知道!他特意借口奏折太多,将一部分奏折带回府中批阅,也是找个借口转移自己的注意力!总算熬过七天,第七枚丹药服下,闭目养神一会儿,李弘嚯的睁开眼睛,表面上看他只是精神非常好,并无多大变化,他自己却清楚的感觉到,丹田中,那一团凝聚着的元阳之气,已经成形,莫非就是道家所说的结丹了?

  武则天这几天一直称病不出,在这些天里,他借着处理政务的机会,成功的将一些属于自己的人安排到重要位置,并将一些属于武则天的人调离了官位!“看来自己该行动了!”夜色降临,李弘准备了几样精致的糕点果品,提着食盒,进宫“探望”母后武则天!本来,对于儿子这几天不来看望自己,一直心中幽怨的武则天,听闻儿子来了,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一夜的疯狂,下面一阵骚动,身体燥热起来。“儿臣参见母后!”李弘给武则天行礼,躺在凤榻的武则天,横了他一眼,噘着嘴,道:“哼!没良心的孩子,嘴上甜言蜜语,转身就忘了,没良心!”说着转身朝向床里,只把后背露给李弘,李弘一直在观察,看房里再无他人,确定母亲是故意给自己造机会,也放下心,大喇喇笑着站起,“儿子这几天确实太忙,荒疏了母亲,可真是片刻没有将母亲忘却!”“荒疏”是什么意思?武则天当然心知肚明,本来她这几天在纠结,是不是要对儿子下手,防止其干扰自己的大事,可现在她想通了,先跟儿子行乐一番,一切等明日再说不迟!

  想到这里,她转过身,却见儿子已经到了床边,裤裆顶得高高的,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缘故!“呸!你这个色胆包天的不孝子,不怕皇帝突然来吗?”嘴里骂着,眼睛却是紧紧盯住那东西,一眨不眨!李弘还有什么不懂的?笑嘻嘻放肆的说道:“那儿子就来给母亲赔罪,先尽尽孝?”说着一把探进武则天衣襟,抓住那弹力十足的雪乳,“嗯……”武则天发出长长的一声鼻音,娇嗔道:“这哪里是尽孝?分明是欺负人……”“孩儿怎敢?”李弘弯下腰,伏在武则天耳边,腻声道:“孩儿还指望母亲早日生下嫡孙呢!”

  “你,呜……”武则天正要再说,不提防李弘已经张嘴封住母亲的嘴,母子二人拥抱着,翻滚到一起!不多时,二人的衣服都扔到四周,赤条条仿佛两条人形肉虫,赤裸相对!

  “你这害人的东西,好像又大了!”当然不是错觉!李弘心里清楚,以前他的阳物也是尺寸不小,可服用了突厥人的丹药又用了龙元丹后,更是大若驴物!大棒槌般的鸡巴,武则天看在眼里喜在心中,真真儿是爱不释手!她也不嫌腌臜,突然伏在儿子腿上,檀口轻张,将鸡巴吞入嘴里,只是这鸡巴实在大的吓人,尽管她非常努力,可也只是含住差不多三分之一!几次尝试吞入更多无果后,武则天也就作罢,转而专心的给李弘做起了口舌之亲!真没想到母亲的口技如此精妙!仿佛自己的魂魄都要被吸出来,如果不是有龙元丹稳固精关,李弘差点大意失荆州!武则天的舌头仿佛一只藏在嘴里的小手,对儿子那张牙舞爪的鸡巴,揉搓抓挤,时而捋动棒身,时而挑动马眼,看着世界上最高贵的女人自己的生母,撅着巨硕的雪臀,伏在自己胯间做口舌伺候,李弘真有种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的冲动!

  本来就是淫欲高炽,被武则天这么一通口舌挑弄,李弘心中那团火瞬间变成熊熊烈火,他再也压抑不住,将鸡巴从母亲嘴里撤出,按倒母亲,“今天就让母亲怀上孙子!”说完,分开武则天双腿,将粗大的鸡巴直刺进去!“呃……”武则天一声长吟,早已湿滑无比的阴道,顺利的将儿子那条巨龙吞噬,但自己也仿佛被儿子插穿一样,浑身绷紧,四肢将儿子紧紧缠住!比起第一次和母亲的盘肠大战,今天的母亲让李弘更觉得美艳不可方物!只有得到如此完美女人做妻子,才能配的上九五之尊的地位!

  母子二人在床上香艳的厮杀,一个久旷的熟妇,如狼似虎的年纪,却无法得到充分滋润,总算从儿子这里找寻到人生新的意义!一个天赋异禀的青年,青春茂盛的时节,刚刚得到秘术淬炼,终于在母亲身上如愿以偿!一时间杀得春风翻滚,香艳无边,棋逢敌手将遇良才,真是难分难解!两条仁兄肉虫在本属于皇帝才有资格睡的凤榻上,翻转腾挪,极尽所能!鱼龙曼衍,花样百出,翻云覆雨,奇淫绝巧!

  武则天被饿得太久,李弘上一次的奸淫让她食髓知味,却无法尽兴,这次总算是得偿所愿,竟然奋不顾身的将儿子骑在身下,圆滚滚的屁股,如大磨盘一样,上下翻飞,不顾死活的,往儿子鸡巴上坐下!可不多时,她就感觉到自己心浮气躁,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下面传来,她知道这是自己即将崩溃之兆,可又舍不得这咬碎银牙欲生欲死的感觉,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!李弘当然知道母亲的辛苦,他也不忍心,一个翻身将母亲压到身下,扛起母亲双腿,双手抄到那肉乎乎弹性十足的大屁股下面,发狠的加重冲击,每一下鸡巴都直撞到母亲花芯,每一下都将母亲肏得心神动荡!

  突然,武则天身体一紧,大屁股不顾死活的上挺,李弘知道关切,发力将鸡巴往母亲阴道深处扎去,“哇……”武则天不顾死活的一声尖叫,身体痉挛般的抽搐,险些将李弘弹下去!李弘手脚并用,死死的将母亲压住,用力挺动几下鸡巴,便将鸡巴死命往母亲阴道里一扎,龟头死死的撞在母亲的花芯上,挤压着母亲的阴关!这时母亲阴道壁开始挤压着他的鸡巴,花芯也好像会动般吮吸着龟头,使人以为武则天的蜜穴,突地变成活跃灵动的嘴巴,那种美妙畅快的感觉,真是无与伦比,使他怪叫连声,龟头发麻!

  知道今天的重要,李弘强忍着和母亲共登极乐的冲动,压下心中的浮躁,等母亲阴道里传来的震颤减弱后,便再次开始征途!武则天本来泄的不亦乐乎,没想到儿子根本没有射精的意思,又再次对自己展开攻势,也只有认命的敞开架势,和儿子再次厮杀起来!这对母子在皇后寝殿里翻转腾挪,极尽淫乐之能事,李弘卖弄自己的本钱,将母亲以各种姿势奸淫!时而老汉推车,时而观音坐莲,武则天个子不高,但屁股硕大而圆翘,若是寻常男子,以后入姿势插入时,其往往难以舒畅,可李弘天赋异禀,武则天趴在床头,被他肏得魂飞魄散,险些背过气去!饶是如此,当李弘以夸娥搬山势将她抱起托在半空时,她便知道自己大势已去,这个要命的孩子,今天是不把自己奸死不甘休了!

  “母亲,孩儿要给你下种了!”武则天心中一紧,李弘已经展开行动,鸡巴雨点般撞到武则天花芯上,武则天在半空中无从借力,只有凭自身硬拼!可她哪里是被秘药淬炼过,且本来就天赋过人的李弘的对手?片刻功夫就被儿子杀得如一滩烂泥,任人鱼肉了!

  母亲高潮一次比一次快,一次比一次迅猛,李弘知道机会已到,终于,母亲再次身体颤抖,阴道剧烈收缩,他间母亲放到榻上,发力的将鸡巴扎进母亲阴道,死硬的挤压母亲的花芯!花芯传来的震颤,将他龟头震得酥麻无比,腰眼一酸,一声虎吼,灼热的阳精冲出马眼,直钻入母亲花芯!“嘿……嘿……”“哇……”武则天尖叫一声螓首乱摇,四肢却被儿子死死压住,挣扎几下后,脑袋一歪,整个人软了下来,没了声息!李弘怒吼声声,双脚发力的后蹬,龟头几乎钻进母亲花芯,将自己的全部精液射进母亲子宫!他射入的实在是太多,以至于许多精液从鸡巴和阴道壁之间的缝隙流出来,落到地上,如琼浆玉液……终于全部射干净了,李弘再也没有力气,他躺在母亲大胸脯上,耳朵里倾听着那有力的心跳,心中的成就感难以言表!“自己征服这个历史上唯一正式登基的女皇帝了!”睡到半夜,李弘醒了过来,一睁眼,正好和武则天眼神相碰,二人谁也不躲避,就这么互相直视。“嗯……”终于,还是武则天先软了,她伏在儿子胸口,说道:“你这冤家,差点肏死人家不说,还凶人家,真没良心!”李弘嘿嘿一笑,说道:“我没良心?母亲可曾想过除掉儿子这个眼中钉?”“啊,你……”武则天一惊,想要起来,却被李弘压制,下面传来的充实感说明,儿子的鸡巴根本没有撤出去!

  现在的武则天,感觉自己在儿子面前是那么弱小,而自己的心事都被儿子看穿,忍不住潸然泪下,轻声抽泣着,说道:“唉,人家只恨你碍事,可没有别的……”“啪!”李弘轻轻的拍了武则天雪白的丰臀一下,骂道:“哼!不管因为什么,居然想要谋杀亲子,就是大罪!”被他打了一下屁股,虽然不疼,可武则天心里却起了异样的涟漪,红着脸,说道:“你啊……这几天人家身子不好,你不来看也就罢了,还把人家辛苦安排的人都不动声色调开,唉……冤孽,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逆子?真是我的克星!”说着武则天含住李弘胸前乳头,灵活的香舌,又钩又舔,李弘那本就没怎么软下去的鸡巴再次膨胀起来!

  “哼,别耍滑头!”李弘一手探到武则天双股间,手指直戳那菊穴,武则天被戳的一个倒吸气,随即放开他的乳头,老实的看着他。“你装可怜也没用!你有谋朝篡位之心就是诛九族的大罪,企图谋害皇嗣也是大罪!”“那你要怎么惩罚人家?我可是你亲娘……”说到后面,想着自己眼下和儿子的状态,武则天自己都没了底气!“你是我母亲,死罪自然可免,但你的亲族我怕是不能饶了……”“你……你就发发慈悲,她们都不知道我的事情……”“胡说!唐三代后女主武王!”李弘冷冷的说道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八字批文?”“啊……你怎么知道的?”武则天还要说什么,李弘道:“你以后不得再干涉朝政,你安排的人还有哪些,尽数告知我,只要他们洗心革面,我就不再为难他们!”

  “好,可……唉……”武则天突然叹了口气说道:“为了大位,付出良多,可天家无情,恐怕我只有青灯古佛了此残生了……”“哼!你以为这么容易就饶了你?”李弘的话吓了武则天一跳,悄声道:“你……你要怎么处置娘?”“哼,你还配做我娘吗?”李弘伏在她耳边,说道:“我要你做我的皇后,给我生一群儿子!我的气就消了一半儿了!”“啊……你!”没想到儿子竟然是这个要求,虽然已经和儿子乱伦交媾过,可武则天还是羞红了脸,突然想到什么,又问道:“你说气消了一半儿,那另一半儿呢?怎么消?”“算你有心!”李弘笑着捏了捏武则天的大屁股,手指点了她菊花一下,说道:“你这个不贞之妇嫁给我,我便饶你大罪还饶你全家,着实有些便宜你了……”

  武则天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,忙说道:“娘后庭没有用过,你要是不嫌弃,便让你哦,不是,便献给你,让你消消气……”“这就对了!”李弘抱起武则天,毫无前兆的,立刻展开攻势,大鸡巴虎虎生威的,在武则天阴道里肆虐起来!本来阴道还在充血状态没有恢复,没想到儿子又是这么不顾自己死活的奸淫,武则天也只有全力应付,很快再次高潮迭起,淫声不断!武则天泄身三四次后,李弘在武则天体内又射了一次精,烫得武则天晕死过去。他撤出鸡巴,将还在失神的武则天抱起,下床,放到矮桌上。

  “你……你饶了娘?”武则天刚醒过来,就气喘吁吁的问他,生怕他还要不满,李弘道:“你后庭没用过,我怕一会儿尝鲜,你受不住,所以再在你前面射一次,也是给你多射点,让你早日给我诞下龙子……”武则天瞬间明白了儿子是怕自己吃痛太过,而在自己前面再发泄一次,激动之下,挣扎着翻身趴在桌子上,将大的有些不成比例的屁股高高撅起,菊花随着屁股张开而打开花苞!李弘又将鸡巴插入母亲前面玉道,戳动几下后抽出,用龟头,将爱液在菊花上涂抹!别的不说,武则天真是男人的恩物!年纪也不小了,可菊花居然还是浅浅的肉紫色,比之少女也丝毫不多让!转念一想,母亲生下了自己等兄弟姐妹多人,服侍过祖父父亲两位皇帝,前面本该是残花败柳了,却依旧鲜嫩无比,自己真是有福!想到这儿,他集中一下注意力,双手抱住武则天硕大的屁股,掰开两瓣臀肉,鸡巴向菊花刺去!“嗯……”武则天咬牙忍住,可无奈,儿子的鸡巴实在大的过分,只刺入一点,她就感觉到火辣辣的疼,自己都要被劈成两半了!

  可武则天没有求饶,她知道求饶也没用,儿子肯定不会停手!停停走走,总算是将整条粗大的鸡巴都插入进去,李弘让母亲稍事休息,便开始抽送!比起前面的湿热,武则天后庭就像炼丹炉一样,火热滚烫,只抽送一会儿,李弘就觉得腰眼酸麻,他也不想太甚,便在母亲后庭爆发了!几乎他爆发的同时,武则天再次尖叫着,喷出一股阴精,将床榻阴湿了一大片!

  “娘,等我继位后,一定亲手给你戴上凤冠霞帔!”武则天心里也是一动,眼泪夺目而出,说道:“只要你不负了我就好……”母子二人交股而眠,自此,李弘几乎每晚都来探视母亲,自然都会留宿母后宫中,外人都说太子至孝,却不知道他真是孝顺到母亲床上去了!

  李弘处理政务也越来越得心应手,偶尔拿不定主意,还会求助于武则天,母子二人在床上颠鸾倒凤商量着军国大事!

  与此同时,高宗皇帝身体每况愈下,朝臣武则天都建议皇帝提前让太子主政,本来朝臣们对于武则天越来越露出干政的倾向十分不满,突然武则天开始支持太子辅政,着实令他们松了口气,于是,在多方努力下,高宗皇帝于咸亨二年让位于太子李弘!李弘登基称帝,尊高宗为太上皇,嫡母武则天为圣母天后!年号盛元取义兴盛开始!历史上本来李弘该英年早逝的,却意外成了皇帝,年号也是凭借后来的记忆想出来的,没想到众大臣也都赞成。但有一桩麻烦事!李弘年纪已经成年,如今已经登基,朝臣们请他早日立后,传承国嗣!历史上差不多是两年后才会娶右卫将军裴居道的女儿为太子妃,如今一切都打乱不说,李弘也从心里只想娶母亲武则天为后!

  凤榻上,翻云覆雨后的母子二人,赤裸着身体,武则天靠在儿子怀中,心满意足,说道:“你看朝中亲贵哪家的女儿好,就娶了吧!你心中有娘就好!”“不!”李弘抚摸着母亲硕大的屁股,说道:“我只娶娘!我封母亲为圣母天后而不是太后,都以为是因为母亲和父皇并立的天皇天后,其实,我是在说,我是天皇母亲是我的天后,圣母天后!”“唉……傻孩子,这怎么能成?”武则天知道儿子心意已决,着实心里激动一番,可又觉得此事断无可行之理,只有叹气了。

  “也罢,明天就这样安排……”李弘将主意和母亲说了一下,武则天觉得有些牵强可又再无更好办法,摸着肚子说道:“你这个冤家,真后悔生了你!”“没有儿子,娘会快活的死去活来?哈哈哈……”李弘爱抚着武则天的小腹,说道:“明年这时候,母后就能抱着孙子了……”

  第二天一早,皇帝宣布两件大事,鉴于天皇龙体每况愈下,天后决定到相国寺去吃长斋,为天皇祈福!皇帝本着国嗣为重,不日迎娶应国公幼女为后!第一件事倒也好说,第二件事,应国公武世彟是皇帝的亲外公,武世彟的幼女不正是皇帝的姨母?外甥娶姨母?有的心思细密点的,更是想到,武世彟从未听说有幼女,太子出生时,他都去世十几年了,就算是幼女,比太子大多少?这里面恐怕另有蹊跷!可奈何皇帝心意已决,而且,本着大局为重,除了几个老臣折腾一阵外,一般大臣们也就选择了默不作声!

  这是大唐开国后,第一次皇帝登基后再大婚,婚事着实热闹,不过,比起盈门贺客,武家人自己的笑容倒是有些不自然!但谁也不敢说出去,这可是灭九族的事情!

  皇家大婚,场面宏大,皇朝勋贵,外国使节都来拜贺,总算是热闹过去,宫女退出寝殿,偌大的宫殿中,只留下皇帝皇后夫妻也是母子二人!“娘子……”“陛下……”挑开盖头,李弘眼前一亮,武则天仿佛比以前更加美艳动人!喝过合卺酒,李弘一把将已经成为自己皇后的母亲抄起,走向龙床!“陛下,当心龙嗣……”“放心!我们会有很多!”一夜春风……此后李弘励精图治,东征西讨,借着大唐皇朝强盛的国力,开疆拓土,东灭倭国,西灭诸藩,南平交趾,北荡突厥!武则天再次成为皇后,虽然已经不是生育高峰年纪,却连生五子,且各个文韬武略成才,并无缺陷!后世史书称李弘为唐圣祖,在他治下,大唐四海升平,国土扩张到极致,四夷臣服万国求拜!虽然有野史称,他的皇后就是生母武则天,说武则天经祖孙三代皇帝,成父子两任皇后,实乃历史第一淫后云云,但正史对她的记载最终只有,圣母天后入相国寺为天皇祈福……  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