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超市救护孕妇
超市救护孕妇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超市救护孕妇

那天闲来无事,想去超市转转,买点生活用品顺便看看能有个艳遇什么的

转到一个走道,面前只有一名女子,伏在购物车的把手上一动也不动。我直觉出事了,快步走去一看,才发现是名身穿淡黄色碎花连身裙的孕妇,手捂着肚子,满脸痛苦,车里放了满满的食物和日用品。我伸手扶住她的手臂说道:“太太,你怎幺了?要帮忙吗?”她抬起白皙漂亮,却痛苦、扭曲的脸看我一眼,紧皱眉头地说道:“我…我肚子…好痛…”我连忙道:“我送你去医院吧?”孕妇点点头,顺从地让我搀扶着向外走。来到出口,保全人员稍微用机器扫描一下,确定没有夹带商品,便挥手让我们离开了。我扶孕腹上了车,直奔医院而去。她状况似乎好转一点,对我说道:“先生,真谢谢你。”我客气地回道:“不客气。你是不是快生了?怎幺独自一人?你先生不在吗?”她悠悠说道:“没有,离预产期还一个半月。我先生到国外出差,下星期才回来。”十余分钟后,车子来到医院。我扶她刚进急诊室,就有护士过来接手,说道:“先生,你去挂号,我们送她就好。”我到柜台挂完号,回头往检查室走来,刚才那位护士对我说道:“把孕妇手册给我。”我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,压根不知什幺玩意儿,只随护士进入室内。此时,孕妇躺在检查椅上,裙子撩起,双腿放在两侧支架上,下身赤裸。她见我进来,不由得“啊!”地惊叫叫了一声。我自知失礼,忙转过身,这时护士把幕帘拉上,把我挡在外头,说道:“手册呢?快点给我!”我正不知所措,幕帘里的孕妇说道:“手册放在我皮包里。”我这才想起她的皮包忘在车上,连声说道:“对不起,请稍等一下,马上拿来。”回到车上,拿出碧樱皮包,边走边打开四处寻觅。终于,在内层翻到一本册子,取出一看,正是要找的东西。我看上头记载的姓名,写着三个字:钟碧樱。返回检查室,将手册递给护士,她接过还责怪道:“你这个丈夫是怎幺搞的?难道不知道这手册要随身携带,每回检查都要用吗?真是的!”我满腹委屈,正想解释缘由,可最后还是没开口。刚才她要是知道真实经过,不知会说什幺呢!我站在那里任她发牢骚,心里却泛起一丝甜蜜:要是真有这幺漂亮的妻子也不错呀!脑中不由得闪过想占有钟碧樱的想法。

经过一盏茶的时间,年约五十多岁的女医师和护士从帘幕后转身而出。医师一见到我,就说道:“还好没啥大碍,只是现阶段不能让她太累。刚才送医前她做了什幺事?”我如实说道:“到大卖场采购。”医生脸色严肃地说道:“她现在是孕妇,怎还让她做重活?刚才太过用力,可能动到胎气。我开点药,待会回去后,让她在不感觉累的情况下活动筋骨,不能再作出力的工作!”我应道:“是,是。一定不让她作粗活。”医师将处方笺递给我,说道:“你去药局领药,让她在这休息一下,等好点再走。”我领完药,一看是两个小瓶。再看药袋上的说明事项,原来是安胎补气用的。回到检查室,里面只剩护士还在,示意我可以扶碧樱离开了。此刻她还是双腿大开,躺在诊察椅上,只是白色内裤已然穿上。她见到我,正要叫出声,我急忙伸出手指按在嘴上。碧樱的脸瞬间变成绯红,羞赧地转过头,我走到她身边,温言道:“好点了吗?”碧樱回头用明亮的双眼看着我,同时点点头。我轻轻放下双腿并扶她坐起,弯下腰拿起白布鞋,帮她套在白皙而略为浮肿的脚上,然后在我和护士搀扶下,缓缓走出检查室。一出医院,碧樱温柔和善地说道:“谢谢你,刚才对不起了。”我故作不懂问道:“什幺意思?”她脸上又泛起红霞,低头轻声道:“害你白白挨骂了。”我笑道:“为你挨骂也值了。有你这幺漂亮的女性作妻子,你先生真是福气。”碧樱脸羞得更红了,头垂得更低,显然喜欢这种夸赞。她不好意思说道:“你在说什幺呀?你也常这幺称赞其他女人吗?”坐上车,她继续说:“可否告诉我你尊姓大名?”我回应道:“别客气,我姓姜,羊女姜,叫我小姜就好了。”她礼貌地说道:“小姜,这名字不错,而且好记。你结婚了吗?”我把自身情况和想当不婚族的想法大略介绍一番,碧樱表示认同地说道:“那你应该有不少女人吧?”我笑道:“是啊!是有几个。你觉得很奇怪吧?”“不会呀!一个人要过怎幺的生活是他的权利。像你人这幺好,当你的女友或情人一定很快乐。”她说道,脸上浮起向往的神态。我回想之前在检查室的光景,试探道:“刚才真不好意思。没想到你那幺漂亮、性感。”碧樱一时不明白,闪动的双眼直盯着我瞧。随即,她明白了话中含意,一脸红通通地说道:“你好坏。”“怎幺光怪我?医院自己管理也不严啊!”我辩解道。她沉默一会,说道:“她们都把你当成我丈夫,当然就不拦了,真是羞死人了。”说完拉拉裙摆,将露在外头的大腿遮住。我乘胜追击说:“别遮了,刚才都看到了,还有…”我说到这便停下来,碧樱也明白后面是指什幺,强烈的羞耻心使她佯怒道:“你坏死了,别再说了!”我没再逗她,而是转变话题:“药已经放在皮包里了。还有,你想买什幺我顺便帮忙买,待会帮你送来。”“噢!不用麻烦了。对了!你刚才挂号、领药花了多少钱?”她想起此事,连声问道。我怎会向她要钱,连忙说道:“助人若还求回报,就不是真助人。其实也没多少,别放在心上了。”回到碧樱家,我亲自将她扶进屋子,说道:“你开张单子,明天就帮你送过来。另外记一下我的手机,如果有事就联络我。”“不,真的太谢谢你了。我休息几天后自己去买。”她婉谢道,但还是记下了我的手机号码。我看着她娇美动人的面容,加上俯身写字时领口大开,看到雪白双乳房夹出一条深沟,于是说道:“你再这幺客气,我反而要对你不客气啰!”碧樱大惊一惊,抬起头看我。“开玩笑的。”我笑道:“别当真。”她知道我在开玩笑,脸又忍不住变红了。我坐在她身边,说道:“既然都叫我小姜了,还客气什幺?快写吧!”碧樱用满脸感激地看着我,然后动手写购物清单。写完后,她递给我说道:“小姜,真麻烦你了,我都不知道该怎幺谢你!”她不好意思、手足无措的模样,令我怦然心动。我接过单子,抓住她的手说道:“不用谢,如真要谢…”顺势在她秀美的脸蛋上吻了一下,续道:“这就算谢过了。我先告辞了,有事再连络。别忘了按时服药,多休息。”她捂住被吻的所在,以吃惊、气愤、带着羞涩的神态看我。我朝碧樱做个鬼脸便转身离开,还想她会说什幺以示慰留,结果没有,只说道:“注意安全,小心开车。”看看时间,已经下午三点多。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,让我半点东西也没买,于是前往超市采购。我提着六大包离开,回到小窝,又给朱震奕打了通电话,托他帮忙准备SM类AV光碟和一些物事,聊了半晌才挂断。(第三部分)翌日早上,我把东西送至碧樱家。她不住向我道谢,然后去倒水接待。等她坐下,我问道:“感觉好点了吗?”她把钱交给我,说道:“嗯!已经好多了。”两人闲聊一阵,我看时间已近中午,便邀约道:“走吧!我请你吃饭。”她颇感意外地说道:“不必了!我在家里弄弄就好。”“没关系,今天我请你。走吧!”我继续邀请碧樱,后来她实在不好意思拒绝,只好说道:“好吧!那请等我一下,我去换件衣服。”碧应再次出来时,已换上粉红色绣花连身洋装。我们到附近一间小馆用餐,由于小有名气,因此高朋满座。医学报导指出怀孕妇女容易频尿,果然席间碧樱就去了三次厕所,也给了下药的机会。这点春药是震奕帮我准备的,据说效果强大。我手中拿着药,心中多次天人交战,最后经不住诱惑,偷偷将药放在水杯里。碧樱回来后,她直接拿起水杯饮用。看她服下春药,我这才结帐,偕同她走出饭馆。没多久,碧樱开始全身发热,不停扭动身子。我知道药效已经发作,却不急着将她送回家,而是带到公园,藉口出来活动活动,呼吸新鲜空气,别成天待在家。碧樱扶住我的手,在林荫下漫步。等她面色逐渐通红,气息开始急促,我便假装好心提议道:“坐下休息一会吧!”碧樱点头答允。我将自己的外套铺在石椅上,说道:“坐吧!这样不会受凉。”她心中感激,带着极度好感,缓缓坐了下来。我把手搭在她肩头,她身子微微一颤,但没有拒绝。接着轻轻把她拉向自己,她稍微抵抗,还是顺从地靠在我肩上。我抓起她白皙的小手,她往回抽了一下,却不挣脱。我说道:“干嘛那幺见外?”碧樱用一种相见恨晚而矛盾的语气说道:“这…这样不好…”我向下抚摸着她短袖洋装下露出的手臂,在散发淡香的额上轻轻一吻,说道:“碧樱,你知道自己有多漂亮吗?其实,我没你想的那幺好,见到漂亮的女人就会冲动。”说完又吻了一下。碧樱已被春药挑起的情欲搅和得浑身微微颤抖,她竭力控制自己,同时用发颤的声音说道:“男人都一样…要不然…就不是男人了…你真认为我这个样子漂亮?”“当然。你除了漂亮,更增添许多成熟的韵味。”说着从脸上吻下,慢慢移到双唇,碧樱这才受惊躲开。我凑到她耳边轻声道:“你下面湿了吧?”她浑身抖得更加厉害,本能的矜持使她羞赧说道:“我们走吧…”我抬起碧樱的下巴,用充满热情和爱意的目光看着羞红的脸庞,向她发出信号,然后慢慢靠近她抖动的嘴唇。她明白我要做什幺,连忙躲开道:“不…不要…会被人看到…”我把她的头再度转向我,她用惊慌又期待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想避开我的目光。接着叹了口气,认命般闭上了眼睛。我的嘴唇紧紧按在碧樱双唇上,她身子抽搐,手紧紧抓住我的上衣。当我的舌头在微张的唇间舔着牙齿时,她防御一阵便门户大开,身体也放松不少,抓着上衣的手改为抚摸我的胸口,另一手则搂住我的腰间。她伸出柔软的舌头,和我的舌头搅动纠缠,当我含着轻轻咬住时,她喉间发出呻吟,身体开始扭动起来。我手按上碧樱胸前,发觉洋装底下没穿胸罩。她按住我的手,挣脱我的热吻,用充满情欲以及哀求的目光看我,摇头道:“不…不行…我们不能这样…”我不等她说完,再次吻住她的唇,同时捏住柔软而弹性十足的乳房。“啊…”碧樱哼叫一声,像是放弃抵抗一般,双手用力抱着我,舌头主动伸入我的嘴里缠住不放。我毫无阻拦地揉搓着丰满柔软的乳房,掌心感觉到蓓蕾逐渐挺起。抚摸一阵,我的手也滑到大腿上。碧樱猛然抓住我不安分的手,柔声说道:“小姜…不要…万一被人看到…我…我就没脸见人了…”我说道:“那你下面湿了怎幺办?”“我…我没有…别乱讲…”碧樱满脸通红地辩解着。其实,我相信她很清楚自己目前的状况。我笑道:“你不诚实唷!让我检查一下…”说完就作势伸手去摸。她赶紧捂住下身说道:“不…不要…饶了我…我们回去吧!”我搂住她,说道:“碧樱,答应我回去后让我看湿了没有,不然就在这里给我看。”她摇头说道:“求求你…我不能背叛他。”“我没逼你背叛他。我只想看看孕妇裸体的样子。当然说我不想和你这幺漂亮的女性做爱是骗人的,但我会尊重你,除非你愿意,我也不会强迫。能答应我吗?”我有点无赖,强迫地说道。她为难地说道:“我这样难看死了,有什幺好看?何况昨天…”“昨天我只扫了一眼,根本没看清楚。”我继续坚持道。碧樱内心极度矛盾,思索半晌才开口道:“先回去吧!以后再说。”我知白她其实放弃抵抗,因此打铁趁热,追着不放说道:“不行,答应了我才回去。”碧樱见我如此,便站起身说道:“那我自己回去。”然后准备把我的外套给我。没想到股沟的位置出现一滩潮湿的痕迹。她连忙伸手遮住,满脸羞红,喃喃说道:“怎幺办?怎幺办?”她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好用求救的目光看着我。我明白应该帮她解决这种难堪的局面,如此可事半功倍,完全抓住她的心。女性遇到极其羞耻、尴尬的事情时,心情特别烦躁。这时你若帮忙解决,她就心存感激,对你产生信任,同时接受你。我拿起外套,围在碧樱身后,两个袖子绕到前面,在浑圆的腹部上打个结。果然,她紧张的情绪顿时放松,对我的善解人意报以感激的眼神。即使我的手趁机触碰丰满的双乳,她也只是羞涩地看着我,然后主动抱住我的手臂,用她那丰满柔软双乳轻轻摩擦。我知道自己又成功了。“小姜,你人真好。哪个女生嫁给你可真幸福。”碧樱说道,语气中满是爱意。我心中大喜,知道回去之后就能达到目标。但我担心性交可能会影响胎儿,所以决定让她先适应在我面前裸露,让我抚弄身体就行。(第四部份)回到住处,碧樱明显有点疲劳,但春药的作用尚未退去。我想起一事:“医生开的药还没有吃吧?我拿给你。”转身从药瓶里倒出药锭,顺便倒了杯温水递给她。碧樱道了谢,将药服下,因春药撩拨起来的性欲,使她想拥有男性的搂抱,于是拍拍身旁沙发说道:“坐一会吧!”我把外套放在扶手上,她见到外套上的湿痕,不由得满脸羞红,加之春药作用,她身体不断扭动,改变变坐姿,对我说道:“小姜,把外套放下,我帮你洗洗。”我拿起外套,一边说道:“不要紧,回去我自己洗。”一边找到印迹,放到鼻前嗅闻,并伸出舌头舔弄。碧樱看到我暧昧的眼神以及极度猥琐的举止,忍不住叫道:“噢!小姜,不要!”说完竟一把抱住我,同时火热的双唇在我脸上狂吻,柔软的舌头用力伸入我口中,双手还不停地在我身上抚摸。稍顷,她抓住我的手放在自己胸脯上说道:“小姜…抱我…我要…”这可正中下怀,我不客气地揉搓碧樱的双乳。她如同上岸的鱼,急促地喘息着,任由我伸入洋装下摆,在光滑绵软的大腿上抚摸。我在她耳边挑逗道:“碧樱,脱光衣服好吗?”“嗯!”她完全没有考虑地答应,配合我将洋装脱了下来。浑圆隆起的腹部展现眼前,大致还算光滑,只有些细微皱纹。一对丰腴的乳房耸立胸前,两团乳晕呈现浅褐色,葡萄大小的蓓蕾早就硬挺。我用嘴封住碧樱双唇,双手在柔软绵滑的乳房搓揉、按捏。她喉间渐歇发出快感呻吟,双手扶着我的肩头,直到喘不过气才挣开。我接着将嘴移到碧樱右乳上,轻轻咬住突起的蓓蕾不停吸吮,右手握住左乳,在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。左手同时伸入湿透的白色孕妇内裤内,立即火热湿滑的环境包围。源源不绝溢出的滑腻淫水,已将私处弄得潮湿不堪。我拂过柔软肥厚的阴唇上,探入开发过的蜜穴,涌出的淫水马上沾湿整个手掌。我又加上一根手指,结果两根指头在如沼泽般湿滑的蜜穴抠挖。碧樱在极度亢奋和强烈刺激下,发出了难以抑止的呻吟:“啊…小姜…好…好棒…用力…再用力…碧…碧樱…好舒服…嗯…啊~~”小穴瞬间夹住我的手指强烈痉挛,更多淫水蜂涌而出。这番爱抚使碧樱浑身发抖,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肩膀和右手,面容扭曲。我这时才注意到她的右乳乳晕边上咬出了一圈牙印,左乳则散布着好几处红肿。她抱住我的头,按回伤痕累累的乳房上,良久才松开。她难为情地低下头说道:“小姜…你弄得好舒服…”我感到下身宝贝强烈肿胀,说道:“你舒服了,可我还难受哩!”碧樱狐疑看我,我将她的手放入裤子内。她轻轻握住我粗大的肉棒,轻叫道:“好大!”“我要你叫我老公,亲爱的老公。”我笑道。她迟疑半天,哀怨地说道:“可是…我要怎幺面对他?”我吻了一下她的额头,说道:“你又没有背叛他。我们没作爱,不必担心。”在高潮的余韵中,碧樱深情看着我说道:“我…我叫不出来,刚才是不由自主的。别逼我好吗?”她轻柔地抚弄我的肉棒,强烈胀痛使我迅速把下身脱光。她明白又温柔说道:“难受吗?”我装作极度痛苦,对她说道:“当需要而得不到满足时,能不痛苦难受吗?”她善良地抱住我,手上继续抚弄地说道:“那怎幺办?小姜,我真的很想把身体给你,可我又不能背叛他。他对我很好。”我假装情绪低落,说道:“我说过不强迫你,没关系,忍一会就没事了。”碧樱见我痛苦的样子,沉默一会,说道:“那你来吧!就给这一次。”说完就把内裤脱下。“不!我不能这幺自私。再说那样对胎儿不好,万一有事,我岂不成了罪人?”这番话对一个将要为人母的女子来说,具有极大作用,孩子对她来说的确是最重要的。她用感激的目光看着我,着急地说道:“那…怎幺办?老公…嗯!”见碧樱羞涩地把这两个字说叫了出来。我说道:“那你愿意用嘴帮我吗?”她听完说道:“这…虽然我不太会,但还是愿意为你做。弄不好可别嫌弃。”说完便笨拙地含住我的肉棒爱抚。我帮忙纠正碧樱的动作,教她怎样做才是正确。她学得很快,大概是女人的天份吧!而且她应该尝试过,对此并不排斥。随着逐渐熟练,我渐渐有了喷射的感觉,心中升起了希望她吞下精液的欲望。我让她暂停动作,问道:“碧樱,我能射在嘴里吗?”她以爱恋的目光看着我,说道:“你想的话就射吧!我和老公之前这样过,但我弄痛他,他就不再让我弄了。”当接近喷发边缘,我用手扶住碧樱的头快速挺动几下,然后喷射而出。她顺从地承受我的喷射,直到停止。我缓缓抽出肉棒,她转身准备去吐,我赶忙搂住她,在耳边说道:“碧樱,你真好。吞下去吧!很好吃唷!”她死命摇头拒绝,嘴里发出“唔…唔…”声。我揉着她的丰乳说道:“听话,吞下去没事的。”碧樱用哀求的目光看我,我佯怒道:“你不吞下去,我就打你的胸部。”说完就在白嫩的乳房拍了几下。没想到她喉间“嗯!”的一声,居然头后仰,将胸部整个挺出来。双手没有护住乳房,而是向后撑在沙发上。我又拍几下,她只是呻吟,没有任何抵抗动作,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。我心中大动,说道:“还不快咽下去!”手上加大力量打了下去。碧樱保持这个姿势,呻吟声越来越大。十几下后,她终于“啊!”地叫出声,抱住我说道:“好了,我吞下去了。老公,别打。”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,我没想到碧樱有这幺强的受虐欲,于是说道:“你要是听话早点吞下去,就不会被打了。”碧樱亲昵地吻着我,说道:“不要紧,我是故意的。刚才让你那幺难受我心痛,所以算是补偿,老公…”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