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爱骑车的好大姐
爱骑车的好大姐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爱骑车的好大姐 大姐是在朋友一次的聚会上认识的,她跟一般四十岁的女人没有两样,平凡的外表,平凡的身材,有点岁月洗礼的脸颊。

  就在三三两两的谈话之间,大姐说她很喜欢骑脚踏车。

  老俊突然喊我:阿生!过来一下。

  老俊:大姐,来跟你介绍一下,这是阿生,他也很喜欢骑脚踏车运动喔!。

  我只能用很腼腆的表情礼貌性的应答一下,因为旁边青春的肉体才是我的目标。

  但是随着健谈的大姐一次次的问话,我完全的没机会再跟幼 齿妹聊天,后来大姐留下我的手机号码,也礼貌性的跟大姐道别,不过幼 齿妹早就不见踪影了。

  随着开计程车的生活继续着,我也早就遗忘有大姐这号人物,但一次的载客中,手机响了。

  一个好像在哪听过的声线一直叫我。

  大姐:阿生吗?有没有打扰你工作?

  我:嗯?可以请问你是……

  大姐:我们之前在Party 有见过,我是爱骑脚踏车的大姐。

  我:啊!大姐你好!怎么了?

  大姐:没事啦!只是这礼拜日想找你一起出去骑脚踏车运动运动。

  我:好啊!几点?在哪里等?

  我并没有想太多,就这样答应人,其实也好久没有运动了,就出去走走也好,礼拜日同行多,现在大家都搭捷运了,生意也不好做。

  到了礼拜日,我骑了好远到世运站出口等大姐,我穿的很随性,脚踏车也像传教士那样东挂西挂一堆东西,不过大姐远远骑过来的时候,还真的吓我很大一跳,全身紧身的运动衣裤,搭个小背心,安全帽和墨镜,脚踏车也是国外的名牌,一辆就要好几十万,鞋子也是高档机能运动鞋,手套上面镶满水钻。

  我:天啊!大姐!你穿着一台国产车出来运动啊!?

  大姐两颊有点晒得粉粉红红的笑着。

  大姐:傻瓜!说钱就太俗气了!这样你以后会交不到女朋友的。

  我:哈哈哈哈哈!

  我也能仅以傻笑带过。

  大姐:走!我们骑去澄清湖。

  我:大姐,不去旗津吗?澄清湖好像没什么好玩的。

  大姐:旗津都是观光客,而且老娘我吃海鲜会过敏。

  我:嗯,好!

 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吃海鲜会过敏的人。

  就这样沿着翠华路先到美术馆,在明诚路上的星巴克休息一下,大姐真的很帅气,眼镜挂在头发上,很认真的问我想喝什么?

  我随便点一杯咖啡,但是价钱有点让我惊讶,开计程车那么久,才知道店头一杯咖啡要这么贵。

  大姐喝着那堤,睁大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我,好像想说什么却又不说话。

  我:大姐,你怎么一直看着我,脸上有沾奇怪的东西吗?

  大姐:傻瓜,大姐不能好好看你一下吗?

  我:大姐,你等一下要把我拿去卖掉吗?

  大姐:呵呵,怎会问这么好笑的问题啊?

  我:没有啦!

  此时我害羞的像个小新娘一样不知所措,就任由大姐用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继续看着我。

  休息够了继续上路,沿着明诚路一直骑,接本馆路再往前走,绕球场路爬坡上去圆山。

  平时我都坐着比较久,但是这一路是比较累一点,不过大姐一点都不会喘,慢慢的骑着脚踏车往前,到了圆山大饭店,稍微休息一下。

  大姐望着山下这片房子与天空,轻轻的用小毛巾擦拭额头的汗珠,我则是用手背挥去不停落下的汗水。

  大姐这时把小毛巾往我脸上一擦,我有点受惊了,不太敢动,大姐继续往我脖子旁边擦拭干净。

  大姐:吼!你们男生就不能干净一点吗?用手擦很脏。

  我:喔!对不起!大姐!还有……谢谢。

  大姐露出嘴角浅浅的微笑,阳光映在大姐脸上,这时我才注意到大姐,她的人,所散发的气质,她的身材在紧身衣裤下展露无遗,这时大姐脱掉小背心透透气,胸前的两颗在紧身衣紧紧包围下晃动了。

  我感觉脸好像很热,这种感觉说不上来,明明是四十岁的女人,此刻却让我心动万千,不像看见小 女 生起的那种生理反应,这是更为升华的感觉,触动着身心灵的每一个神经。

  大姐好像发现我的异状,不过却淡淡的笑着看我,轻轻的打一下我的额头。

  大姐:傻瓜,你在发呆啊!?走啰!

  我赶紧跨上坐垫继续往下骑追上大姐。

  后来就跟着大姐后面骑,大姐转来转去,我在想到底要去哪里的同时,大姐在一间透天前停下来。

  大姐:到啰!

  我:嗯!?这里是哪里。

  大姐:阿生这里是我家。

  我:大姐家?可是你不是住左营那边吗?

  大姐:这里是老家,进来再谈,脚踏车停院子喔!

  我停好后,跟着进了大门,是一间两层楼的平房,很复古日式平房的感觉。

  大姐:休息一下,晚一点再骑回去。

  我:对对对!超累的啦!是该休息一下。

  大姐:少 年人体力这么差,以后结婚怎么办?

  我:我哪知?到时候再说。

  大姐:要喝什么?果汁还是红茶?

  我躺在舒服的沙发上,加上体力真的快要透支了。

  迷迷糊糊中说了:有没有奶?我想喝奶?

  大姐:哇!冰箱里面没有耶!喝果汁啦!

  眼皮快要垂下的时候无意识的脱口而出。

  我:姐姐有奶奶啊!

  我就这样睡着了。

  窗外的大树上传来阵阵的蝉叫声,凉爽的微风阵阵吹来,更添加睡意,我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。

  客厅里面只剩我一人,打着哈欠的我心想好奇怪,这会是一场梦吗?

  在陌生的地方醒来,却是梦一场。

  喝着桌上的果汁,好奇的环绕周围环境,大姐已经洗好澡换上宽松的T-Shirt

  和短裤,坐到我旁边的沙发上。

  我和大姐聊了很久,才知道当初她二十岁时,有一位富商透过媒人提亲,在大姐二十岁生日那天迎娶,但是第二天这位富商却因病去世,只因迎娶当晚宴会酒喝太多了,两瓶日本大清酒外加高粱啤酒,那晚富商根本就是烂醉了,大姐的欢喜只维持一天。

  之后夫家以克夫为由,仅以这栋老房子当作筹码,限制大姐放弃富商所有财产的继承权。

  伤心过度的大姐从此不再嫁也不谈恋爱,因为心理面的伤,实在太重太重了。

  大姐开始一面学外语,一面工作,到25岁的时候,已经可以独当一面翻译英日法语,就这样工作到三十八岁,身边已经赚饱了钱,但是身体变得很差,当下决定退休好好调养身体。

  就这样爱上游泳与骑脚踏车。

  说着说着大姐又看着我了,沉默了一分多钟,时间仿佛冻结般。

  大姐:阿生,你对我有感觉吗?

  我:有,可是我们刚认识。

  大姐:阿生,你是我这二十年来唯一又唤起我心跳动的人,我从来没有约过任何男人,你是第一个,如果你对我有感觉,抱我上楼好吗?

  大姐的话好像一股温暖的洋流环绕着我。

  我轻轻的抱起大姐,没有想像中的重。

  在我怀中却是如此的娇小。

  一步一步的往上,视线似乎开始迷蒙。

  抱着大姐一步步往上走,来到二楼的房间,是一片片高级枫叶木拼接的地板。

  轻轻的放下怀中的大姐,我跨在大姐的上面,静静的看着大姐,大姐也静静的瞪着圆圆大眼看我。

  好似一个天真无邪的小 女 孩般,此刻正等着我的一举一动。

  我缓缓的亲吻大姐的额头,再顺着眉心慢慢往下亲吻,轻啄大姐的嘴唇,好像果冻一样软软的,大姐有点紧张的咬紧牙根,脸部好僵硬。

  我停止了亲吻,慢慢躺再大姐旁边,用脸颊去触碰大姐的脸颊,牵着大姐的手,如此的细小却是温暖。

  我:大姐,没关系!我们这样就好。

  大姐没有说什么,散开的长发有着微微的香味,她稍为侧身紧紧的抱着我,哭了,不停落下的眼泪滑过我的眼窝,如同两人一起哭泣般。

  我用另一只手紧紧环抱着大姐的背部,两个人不说话就这样睡着了。

  到了傍晚,我醒来看到窗边已抹上朵朵橘红的云,大姐睡的很香甜,我悄悄的挪动身体,走到客厅,静静的坐在沙发上,蝉声已经寂寥,剩下安静而已。

  我想着今天是最不可思议的一天,从前想的都只有怎么把年轻的妹,用青春的肉体来验证我还年轻,不管我用不用真心来对待,总有一天,那些轻浮的心灵还是不为我停留。

  因为永远有比我富有比我帅,比我性能力更强的男人,而我却留不住任何一个女孩,在伤人与被伤害中,我已经失去自我,对于性这回事,到底目的与结果是怎样一回事都不重要了,似乎成为一种生活的常态。

  但是今天有人却打动我的心,她很不一样,她没有青春的肉体,没有漂亮的脸蛋,但有一颗如此闪耀的心,照亮我陈旧多年的内在最深处,找回我对于恋爱的初衷,让我的心继续跳动着。

  我也害怕,如果这是一场梦,会不会下一秒,好像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不曾发生过,因为来的太快,我没有自信能掌控一切。

  因为是这样美好的人,所以更让我不知所措。

  晚上七点,大姐醒来了,洗个脸后下楼,很害怕尴尬的我,嘟着嘴耍宝的要跟大姐玩亲亲,大姐笑弯了腰,两眼像月亮弯弯的,一直挥动左手。

  大姐用双手贴紧我的脸颊。

  大姐:好啦!小猪嘴!走!我们去吃晚餐啦!你肚子不饿吗?

  坐上大姐的宝马,我安静的坐着,这是我第一次坐进口车,还是宝马的双门跑车。

  在青年路旁停好车,大姐带我吃一家日式料理,吃海鲜会过敏的大姐,果真一直点肉类与蔬菜类,倒是我长期开车循环差,也不太敢吃海鲜。

  我们就这样慢慢吃,有说有笑有吃,好开心,此刻我们是多么登对。

  吃饱回到大姐的家,本来还在想等一下要做什么,但是大姐没多久换好装拉我出门,比着脚踏车。

  大姐:走啰!我们运动一下,骑回去世运站。

  我有着两难的念头,但只要面前的她开心就好。

  我:好!美宣你要开大灯喔!

  大姐:要叫美宣姐,没礼貌。

  我:呵呵呵,是!

  夜晚凉凉的,我们就这样慢慢的骑着。

  一个小时候终于到了捷运世运站。

  美宣抱着我,彼此都好舍不得分离啊!

  不过还是得为今天划下句点。

  美宣:阿生,等一下回去没问题吗?

  我:嗯,家在小巨蛋站那边,很近。

  美宣:今天,真的很谢谢你,也对不起姐姐我没有勇气……

  我:那我下次再借你一点好了。

  美宣:不是给我吗?用借的是要怎么还给你?

  我:没问题,这样美宣就不会拒绝跟我约会。

  美宣:要叫美宣姐啦!那我先回去啰。

  我:好!美宣姐小心慢慢骑,下次见。

  我们就在晚上十点的世运站分开。

  回程我是又笑又有一丝丝的哀愁。

  快乐是短暂的吗?

  回到家后,我睡不着。

  一点多大姐传简讯来。

  『阿生,我很怕也很开心,但是这是我的第一次,我们这样太快,所以真的没勇气,希望你原谅,如果你能谅解我的懦弱,请给我多点勇气吧!,不要用借的啦!气度小的人才会什么都用借的。美宣姐』

  我回传简讯给大姐。

  『美宣,我也希望你能多给我一点勇气,因为我也很怕,怕失去像你这样能点亮我内心的女人,谢谢你今天给的所有美好,早点睡,才不会有雀斑。阿生』

  几分钟后大姐回传。

  『傻瓜!要叫美宣姐,我很开心,下次再给你吧!好好睡,晚安。美宣姐』

  我就这样握着手机睡着了。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