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夜里的老妈
夜里的老妈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夜里的老妈
汝州的夜市是热闹的,夜生活也是丰富的,我带着张婷出来吃了个烧烤,自己点了几瓶啤酒。在这种好有些微热的天气里,晚上出来吃吃烧烤喝喝啤酒,自然是一件乐事,况且还有个漂亮妹子陪着。汝州不比小地方,这里的治安还是很好的,街上穿的花花绿绿的姑娘很多,白晃晃的大腿和胳膊,也都分外的显眼。

  吃饱喝足,我就把张婷送了回去,虽然我们俩都是万般留恋,可是毕竟是第一天回来,就在外面住是说不过去的,于是我只好搂住张婷,亲了一会,狠狠心出了门,回家去了。

  夜色很好,微风习习,我也懒得打车了,就步行回家,慢慢地溜达着,还可以熟悉熟悉市里的变化,看看周围的风景和漂亮姑娘。鹿镇的姑娘天生水灵,但是不善于打扮,可能也是交通不便,城里的潮流没有传进来的原因,汝州的漂亮姑娘也很多,尤其是大学城附近,年轻朝气有活力,更会打扮,所以那里经常会有很多单身男士有事没事地去那边转转,当然开着豪车去寻花问柳的土财主、浪荡公子们,也是有的。

  不紧不慢地,我也差不多走了三十多分钟才到了小区,开始没觉着,这会觉得膀胱剧涨,看来之前喝的啤酒反应过来了。我赶紧小跑着上了楼,开了门就往洗手间冲去。洗手间的门半掩着,灯也开着,我在奔向卫生间的路上,就把腰带解开,裤子拉链拉开,胯下的肉棒怒涨着跳出了内裤的束缚,跟着我的奔跑摇摇晃晃地。

  “呼!”随着一道白亮亮的液体急速地飞向马桶,我也爽快地呼出了一口气,膀胱差点就炸了,看来以后喝啤酒得有准备哇。水声渐渐减小,下身那根坚挺的肉棒也慢慢软了下来,我捏着它抖了抖残留的水珠,刚想塞回裤子里。

  “啊!”一声尖叫传了过来,但只是喊出了一半,就硬生生地憋了回去。

  我吓了一跳,抬头看去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具雪白的肉体,两个浑圆的肉球挂在上面,虽然不是少女似的那么坚挺,但是更加饱满,略微的有些下垂,没办法,地球万有引力的影响,还是不可逆的。我的眼光看到这,突然又往下游去,一撮浓密的黑色的毛毛,因为被水打湿的缘故,紧紧地贴倒三角处,秒的是黑色的毛毛像是熟悉过似的,整整齐齐,而不是乱蓬蓬的一团。我咽了口唾沫,刚刚有点软下去的肉棒,砰地又挺立起来,还差点弹上了我的肚皮。

  我还正想着挺尴尬的这事,怎么会这样呢,冷不防想到我这是在自己家里呀,这个身体的主人莫非是?本来有点微醺的脑子顿时清醒过来,可是清醒过来后的我更尴尬的是,理智的我觉得下身那根棒子得软下去吧,可是,偏偏就不是,反而更硬了,整个龟头都脱离了包皮,狰狞地昂首挺立,闪耀着肉色的光泽。我还是正眼看了下身前雪白肉体的主人,不是老妈还能有谁呢!

  老妈刚洗了澡,推开浴室门就看到了我在对着马桶撒尿,那超强的冲击力可是吓了她一跳,再一看那罪魁祸首,竟是一条浑圆粗长的大肉棒,饶是过来人,也是被吓了一跳,这是驴玩意吗?本能地叫了一声,但是看清了对面是自己的儿子陈春雨,又怕自己的尖叫惊道了其他人,被别人知道了这事,那可没脸活了,于是又把喊了半句的尖叫硬生生地给咽了回去。

  我迷蒙着眼睛,此时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,老妈浴后裸着身体,只有头顶戴了一顶粉红色的浴帽,洁白的身体因为热水的冲击泛着粉红色的红晕,胸前那对肉球颤巍巍地挂在胸前,哎,我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老妈的身材竟然这么好呢?40多岁的卓秀琴平时身材保养的不错,腰部还没有赘肉,小腹也很平滑,尤其是两条美腿,虽然不是纤细的那种,但是浑圆饱满,仍然十分耐看,小腹下的三角处,郁郁葱葱地爬满了浓密的毛毛,被水打湿了,整齐地覆盖在那块神秘地带,倒像是梳理过似的。

  我喉咙动了一下,重重地咽了口口水,感觉有股热气从小腹处开始往上升腾,顺着血液迅速上升到脑子里,刚刚清晰过的我,又被这股热气带动了酒气,眼睛变得迷离起来。

  卓秀琴打开浴室门没想到会遇到自己的儿子陈春雨,一时有些呆住了,一双手不知道是挡住自己的胸好,还是挡自己的下体,一时羞的无地自容,抬眼看到儿子的大肉棒硬硬地挺立起来,过来人的她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,羞愧地时候竟然觉得有些快感,老娘的魅力还是在的嘛。

  卓秀琴硬是忍住了要喊的冲动,毕竟是自己的儿子,看了就看了吧,万一喊出来,被邻居知道了,多丢人啊。反应过来的卓秀琴慌乱地就要跑回自己的卧室,刚要打开卫生间的门,“啊,你要干什么?!”

  原来,就在卓秀琴夺路而逃的时候,鬼使神差的我一伸手把她拦下来,顺手搂到了怀里,“妈,你好美。”我含混着说出这句话后,就张开嘴巴印在了卓秀琴的小嘴上,舌头一伸就攻破了她的牙关,卓秀琴连羞带吓的整个人都蒙住了,傻傻地被我抱在怀里,任我轻薄。

  啊,原来这就是我的母亲,想不到以前青春期情欲萌发的时候意淫了多少次的身体,竟然真的被我抱在了怀里,那会的卓秀琴远没有现在这么新潮,现在的她更多了几许熟妇风韵,更是符合我的口味了。我身下的肉棒涨的发疼,虽然我在主攻卓秀琴的上半身,可是下体也没闲着,在神秘的三角地带胡乱地戳着,几次都差点戳进那块软肉中。

  “啊”我惊叫一声,原来终于清醒过来的卓秀琴,几次反抗想挣出我的怀抱,都被我牢牢地搂在怀里,一是卓秀琴本来力气也没我大,而是在我的亲吻和抚摸下,卓秀琴的整个身体在这种敏感的刺激中,软绵绵地更没有力气了,可是她终究还是一时难以接受被自己的儿子猥亵,况且下身几次差点被插入,好在左扭右扭,总算保住了贞洁,那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,没办法,一狠心,重重地咬了一下伸进自己嘴里的那条讨厌的舌头。

  我这时候是精虫上脑,被咬了一下,吓了一跳,但是这可吓不退我,连赵志雯这么带刺的玫瑰都被我征服了,况且是怀里这个平时柔柔糯糯的卓秀琴呢。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我把卓秀琴压倒了墙壁上,也顾不得墙壁的砖有些冷了,先拿下了怀里的美人再说吧。

  被压在墙上的卓秀琴还想左右扭动屁股,已经不算先前那么容易了,那根鼓胀的铁棒已经坚决地分开了门口草丛的遮蔽,直指洞口。卓秀琴借着我离开她嘴巴的时候,开口就想说话,让她有机会说话那可就尴尬了,我就没办法再装傻充愣了,所以我又一次把嘴巴盖了上去,虽然不敢轻易地伸舌头,但是不让她说话就算完成任务,卓秀琴只好呜呜恩恩地发出混乱不清的声音。

  形式逼人,我也没有反悔的余地了,腰部稍微用力,“啊!”我们两人都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,我的铁棒顺利闯进了早就湿滑一片的蜜道,老妈卓秀琴身体突然崩的很紧,睁大了眼睛,凝视着我,我有些羞愧地不敢面对她的眼睛,心里一发狠,大肉棒“滋”地一声,全部没入卓秀琴的蜜道。卓秀琴发出一声轻轻地叹息,缓缓闭上了眼睛,身体软下来,一直推搡在我胸脯上的双手,也慢慢试探着楼住了我的脖子。

  我心里大喜,这么快就缴械投降了,那不就是任我鱼肉了嘛,哈哈哈。没有了顾虑,下身那根肉棒硬成了铁棒,我又吻在卓秀琴的香唇上,舌头轻轻地在她咬紧的牙关上扫来扫去,卓秀琴犹豫了半晌,终于还是松开了牙齿,主动伸出了小香舌,迎上了我的舌头绞缠在一起。

  我把卓秀琴又搂到了怀里,墙壁还是有些凉,可别冻坏了,站着做爱毕竟不大方便,我只好腾出右手托住卓秀琴的丰臀,轻轻地一次次地往我下身撞击,我的肉棒也大半都没入了她的蜜道,紧紧地贴在滑嫩的肉壁上来回摩擦。

  “啊,臭小子,不行了,不行啦……”卓秀琴浑身颤抖着嘶喊出来,突然就绷直了身体,紧紧贴在我的身上,指甲也抓在我的背上,非常用力。

  “哦,舒服啊。”我的下身被一圈圈的嫩肉包裹起来,每一次的摩擦都是酥酥麻麻的到了心里,刚才老妈久旷的秘洞被突然冲进来的大肉棒只插了几十次,就先没忍住快感,迎来了第一波高潮,喷出了大量的蜜液,秘洞里更加湿滑起来。

  “混蛋,去床上。”回过神来的老妈卓秀琴娇嗔道,站在做爱虽然刺激,但是的确很不方便,而且一直要分心怕跌到了,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做爱中,确是有些美中不足。

  “嘿嘿嘿,遵命!”我心里大乐,看来老妈这是任由我胡来了呀,我双臂以运力,分开老妈的两条肉乎乎的美腿,直接把她托到了我的腰上,让她盘坐在我的腰部,这样我们俩还能继续保持做爱的状态,我迈开两腿就往卧式走去,没走一步,肉棒就跟着往蜜洞里抽查一次,还别说,这种做爱的姿势也很刺激啊,就是太耗费体力了,哈哈哈。

  “臭小子,你干嘛,哦,哦……”老妈被我吓了一跳,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抱了起来,肉棒插在她的蜜洞里,引起强烈的快感,硬生生地打断了她的话,让她发出一阵阵销魂的呻吟。

  “别,混蛋,去……去你的房间,噢……”卓秀琴看我往主卧走去,连忙出声阻止,一是主卧里更危险,而是主卧里有他们的结婚照,那她肯定会羞愧死的。

  我暗叹老妈果然还是思虑周密,掉转身就去了我的卧室,把老妈放在床上后,没给她反应的机会,我就压了上去,肉棒瞬间就没入了秘洞。

  “哦……”老妈卓秀琴忍不住呻吟起来,熟妇的呻吟真是美妙至极,“臭,臭小子,你,你说话呀……”老妈不满意就这样被我埋头苦干,逼我说话。

  “妈,我,我……我爱你,哦……”没办法,那就说吧,但是肉棒一刻不停,一下一下地在秘洞里进进出出,撞击着老妈的花心。

  “我,我是你妈呀……啊哦……”卓秀琴猛地加快屁股的耸动速度,迎合着我的抽查,十几下后又一次挺直了身体,重重地从空中落到了床上,眼睛紧紧比起来,睫毛却是忽闪忽闪的。

  我也停止了肉棒的抽查,温柔地吻着老妈的嘴唇,吻着她的面颊,脖颈,又低下头去含住了深红色翘起的乳头,伸出舌头在上面轻轻地吸吮舔舐。

  安静了一会儿,老妈就任由我各种亲吻,突然毫无征兆地,从老妈紧闭的双眼里流出了泪水,止不住的滚涌而出,我傻掉了,肉棒也在瞬间软了下来,耍流氓我很在行,可是我最怕女人哭,没办法,我只好退出老妈的秘洞,把她搂在怀里轻声安慰。

  “你这个小混蛋,为什么要欺负老妈呀,为什么呀?”老妈依偎在我怀里,一边抹眼泪,一边抽噎道。

  “妈,我爱你,我……”我只好跟她讲述了我以前在心里暗恋她的重重,还有对着她的照片自慰的事,以及后来吃了太岁等等,还有对女人的抵抗力越来越低,但是欲望越来越强烈的事,加上今晚上喝了啤酒,脑子有些迷糊,又看到老妈她裸身出浴,一时没忍住,就这么发生了。

  老妈静静地听完,“你没骗我吧?”脸上还带着泪痕,有点可怜兮兮地问我道。

  “妈,我对天发誓……”我立刻学着电视里面常演的桥段,准备对天发誓什么的。

  “去你的,谁要你发誓啦,还说你小混蛋,你简直就是大色狼,连老妈都祸害,哼!”老妈一边握住我的嘴不让我说下去,一边愤愤不平道。

  “嘿嘿”我挠挠头,“老妈,这个这个,我确实那啥了点,可是,老妈,我真的爱你,我爱你一辈子。”

  “得得得,别说那么多有的没的,”老妈又回复了以往泼辣的性格,我都不知道她之前的委屈是不是装出来的,“老妈都被你这样了,不爱我一辈子,你也得养我一辈子,哼!”一边说一边还重重地在我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,疼的我龇牙咧嘴,低头一看,嗬,怪不得这么疼,老妈这是下了死手啊,被掐的那块肉已经变成了青紫色。

  我忍着疼痛,双手从老妈的背后绕过去,握住了那两只丰乳,不能白白受苦了,总要讨些利息回来,我诞着笑脸道,“妈,您不生气了吧?”

  “哼,生气有用嘛,老妈还能管的了你嘛,真是,都不知道怜香惜玉!”老妈愤愤不平道,要是我怜香惜玉了,那还能有现在这个温香软玉怀里抱的好福气呢,哈哈。

  “还有,你这个臭小子不要以为老妈爱上你了哈,顶多是看在你刚才还算威风的份上,就当被鬼压了一回,毕竟,老娘已经十几年没有连着爽两回了,哼!”老妈好像觉得刚才的解释不满意似的,又自顾自地说道,但是我在后面没有看到老妈的表情,所以,我也不敢确定这是不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,或许,这才是老妈的本性吧。

  “嘿嘿,妈,看您说的,以后儿子都是你的,有什么吩咐,保证完成。”我是打蛇随棍上,但是我确实有这个能力,有太岁的帮助,夜御数女斗不再话下,嘿嘿。

  “哼,那你可给我准备好了,老娘现在可是身体备好,女人三十什么四十什么的话,你肯定是听过的吧,哼!”老妈不屑地斜了我一眼,还伸出芊芊玉手在我那个有些软了的肉棒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,这不拍还好,拍了这一下,大肉棒反而爆发似又直直地挺立起来,可能也是看老妈心情好了,说话间成熟妩媚风骚的样子又刺激了我。

  “啊,你这,你这个臭小子……老娘困了,睡觉。”说着,老妈卓秀琴就顺势躺在床上,还拉过被子盖上。

  我就不乐意了,刚刚是老妈高潮了两次,我这还欲求不满呢,那怎么行,这明明是你那一拍把肉棒给拍醒的,你得负责啊,“妈,你看它,不肯睡阿。”

  “爱睡不睡,老娘困了!”老妈转过身子,不理我,美好的身段都掩藏在了被子里面。

  “妈……”

  “睡着了!”

  “妈,我爱你!”我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,我低头去吻老妈的面颊。

  “哎呀,你这个臭小子,大色狼,烦死啦。”老妈不耐烦地一把掀开被子,露出白花花的肉体,两腿打开,露出了迷人的黑草丛,“来吧,赶紧地,完事了老娘还得睡觉呢。”

  “妈,我们换个姿势吧,我想从后面,嘿嘿。”我眉开眼笑道,我看到了老妈卓秀琴眼睛里也有一汪春情,她肯定也想再来几次,只是比较矜持,故意装装样子罢了。

  “你好烦,真实磨人的小混蛋,哼!”老妈嘴里说着烦人,但是还是爬起来,趴在床上,高高撅起了丰臀,对准了我。

  我有些迫不及待,感觉肉棒已经涨的难受,很轻松就找到了蜜洞口,还是挺湿滑的,我扶着老妈的纤细的腰身,下身稍微用力,粗张的肉棒就顶进了洞里。

  “哦……好儿子……”老妈卓秀琴到底是陷进了情欲里,也放下了心洁,放开身心地呻吟出来。

  “老妈,你好棒,里面又湿又滑呀,我喜欢,啊……”后入的姿势,我可是超级喜欢的,每次进出摩擦的感觉都特别强烈,酥麻酸爽,也特别容易达到高潮。

  “哦,小雨,好儿子,妈……妈也喜欢,哦……”卓秀琴忍着剧烈的刺激的快感,头发散乱在枕头上,努力保持着臀部撅起的姿势,当然我也用双手固定着,不让她跌下去。

  “妈,舒服吗?”我一边卖力地抽查一边问道,老妈的呻吟声太诱人了,这是我的其他女人都比不了的,呻吟声不断刺激着我的渴望。

  “舒服,舒服,小雨,老妈舒服……死了,哦……”老妈一一呜呜地说着,呻吟声一直没断过。

  “好,那儿子以后好好孝敬老妈,嘿嘿。”肉棒上的快感渐渐强烈其来,酥麻的感觉开始占据我的大脑。

  “嗯,好儿子,老妈喜欢,老妈想要,快,快点,老妈要来了……啊,来啦!”卓秀琴的快感来的强烈,身体又开始哆嗦起来,臀部也撅的越来越低,好在我用两手托着,才不至于跌到床上。

  就在老妈高潮的同时,我感觉自己也在射精的边缘,于是憋一口气,打桩机似的快速抽插起来,肉棒的每一次进出,都带出大量的白色液体,堆在蜜洞门口,把老妈茂密的黑森林又打湿了。

  在我快速的抽插下,刚刚高潮了的老妈再没有招架之力,张大了嘴巴,喉咙里已经发不出声来,像一只离了水的鱼,快速地抽插了几十次后,我低吼一声,噗噗噗,我清晰地感觉到一股股滚烫的精液从肉棒里射出来,打进了老妈卓秀琴的蜜道深处,射精足足持续了十多秒,老妈也是绷直了身体,强烈的快感加上滚烫的精液,让老妈有一次达到了高潮。

  我如释重负地放松身体,趴在老妈的背上,把她压在床上,享受高潮后的余韵,肉棒虽然已经软了下来,但是还有多半还留在老妈的蜜洞里,享受这那被温暖的软肉包围的感觉。

  良久,我才翻身从老妈背上下来,躺在一边,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真是太太爽了,现在真是连一根指头都不想动。

  “臭小子,你是想把老娘干死呀!”老妈慵懒道,以前她都没连续高潮过两次的经历,今天我干的她应该不止四次高潮了吧,而且每次都是高质量的,可是大大地满足了她,当然,据老妈后来告诉我,这一次也彻底打开了她的欲望之门,在后来的日子里,看到我,她就特别想要,看到我,她的蜜洞里就不由自主地流水。

  “嘿嘿,我是想把妈给干爽啊,人家唱歌不都说,让我一次爱个够嘛,嘿嘿。”我笑道,心里别提多满足了,熟女是我的最爱,尤其是这个熟女还是……“哼,滑头,老娘要是还想要,你还起的来么?”老妈突然问了一句。

  “啊?!”现在是我有点懵了,已经爽过头的老妈这么快就恢复了?看来那句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五十坐地能吸土,还真是有些道理。

  “妈,有点晚了,要不先睡觉吧?”我试探着问道,毕竟确实不太早了,估计已经十二点了吧。

  “哼,想的美,老娘还没试好你的长短呢!”老妈卓秀琴是与不惊人死不休的,不理我的建议,翻身趴到我的身上。我是不想动了,耕了那么久的田,不能不休息呀。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就感觉到肉棒进了一个温暖湿滑的地方,但绝对不是老妈的蜜洞,以为我的肉棒时不时传来阵痛,被硬硬地东西刮的有些痛。我有些疑惑地抬头看去,只看到了老妈酒红色的秀发,盖在了我的小腹间,一上一下地耸动着。

  口……?老妈竟然肯用嘴?老妈竟然懂口交的技术?我正在疑惑,只听老妈喉咙里发出恶心的声音,翻身趴到床边干呕着。

  我立马移过来,轻轻拍着老妈的背部,让她舒服一些,“妈,你这是干嘛呢,你以前没做过这个吧?”

  “哼!你以为老妈是什么呀,这么恶心的事,谁愿意做,哼!”老妈愤愤不平道,顿了顿道,“不过,好像也没有那么恶心嘛,我想我还可以再练练看。”

  啥,我没听错吧,在我的震惊中,老妈又低头趴到了我的跨间,我的肉棒重又进入了她温暖湿滑的口腔里,柔软的小香舌卷了上去,哦,天呐,刺激,舒爽,人间天堂啊!

  “嘿嘿,他起来啦,干活!”我还在迷糊中的时候,老妈已经跨坐到了我的身上,调整了下位置,就把我的肉棒纳入洞中。

  哦……啊……舒爽的呻吟声又此起彼伏起来。

  具体干到了几点,我是一点都没印象了。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快十二点了,伸了个懒腰,啊,神清气爽。

  我起身穿好衣服,打开卧室门,就问道了一阵浓浓的饭菜香气。听到我开门声音,老妈从厨房里探出头来,腰上还系着粉红色的围裙,“小雨醒啦, 赶紧去洗个脸,可以吃饭啦!”

  老妈的脸上泛出迷人的光泽,看来雨露的滋润对一个女人来说很重要啊,尤其是我经过了太岁的改造,对身边的女人影响也是越来越大,日子久了,能明显看出来他们肌肤光泽的改善,看来这是上天要让我做桃花神啊,特意赐给我这么好的东西,嘿嘿。

  洗脸刷牙后,我乖乖地坐在餐桌上,正好老妈把最后一个汤端了上来。

  老妈的眼里满是柔情蜜意,丝毫不见半点尴尬,倒是我心里有鬼似的,毕竟晚上是晚上,现在大白天的,昨晚那事,哎呀,怎么说呢,总之,这么大白天的,还是有点难为情啊,虽然我脸皮已经是厚成城墙了。

  “嘿嘿,妈,昨天……”我挤出一张笑脸,吞吞吐吐道,我还有点不敢相信昨晚的事,所以要确认下老妈时不时一时兴起,还是真的就甘愿从了我了。

  “昨天什么昨天,哼!喝汤!”老妈不耐烦道,这个态度我又没了底,不过端过汤来看了下,是甲鱼汤,看来老妈还是很关心我的嘛。

  “妈,那爸……”我这担心真是没治了,哎,做之前啥都不想,做完了才知道问题大了。

  “喝汤就喝汤,哪来那么多话!”老妈美目瞪着我,很不满意的样子。

  “哎,哎”我只好答应着,低头喝汤,又接过来老妈盛的饭,本来一顿丰盛的大餐,可是在这种尴尬的氛围里,却是味同嚼蜡,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
  老妈卓秀琴犹豫了半晌,还是清了清嗓子,道:“小雨,妈知道你在担心昨天的事情,硬上的时候妈也没见你犹豫啊,现在担心还有什么用。你放心,妈是心甘情愿的,妈也知道你不是个安分的主,我早就帮你算过命,你的命是属桃花的,只是没想到你胆子那么大,老娘你都敢上,你现在知道耸啦,看你那出息,哼!”

  “妈,你教训的是,嘿嘿。”听到我这一番话,自然是放下心来,妈是刀子嘴豆腐心,其实我刚才那么没心情,自然是怕老妈只是一时起意,以后难续情缘。不过就番话推敲起来,还是很有希望的嘛。再说了,有一次,我就不怕没有第二次,对呀,我怎么这么没信心呢。想到这里,我心情瞬间好转,忍不住伸出手去摸老妈的小手。

  “去你的,给你点颜色就要开染坊。”老妈没好气地打开了我摸过来的手,“小雨,老妈知道你心里的想法,老妈既然给了你,就愿意是你的人,但是你要是敢中途抛弃老娘,可别怪老娘心狠手辣,哼!”

  “那当然不会,老妈,我可是爱你爱的无法自拔哈。”

  “哼!油嘴滑舌,敢骗我,你可小心,当然咯,老妈既然答应了做你的女人,你爸那边,我不会让他再碰我的,我自有办法。”

  “厄……”涉及到这个问题,我的头就很大了,毕竟这太不道德了这事,以后怎么面对他呢?哎,这是不是有点作孽了?

  “现在头疼了吧,哼!你这个臭小子,让你做事不看后果,活该你头疼,好好地偷人家老婆干嘛呢,你自己反省去吧,还有啊,今天中午这桌子你收拾了,碗也洗了,老娘下午要去美容去,走啦。”说完,老妈就不再理我,去了自己的卧室化妆去了,留下我在餐桌旁凌乱。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