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车震乐山良家
车震乐山良家

车震乐山良家



那是2006年初夏,在乐山上班期间,每周才能回成都一天,所以一直想在当地找个女人,好方便随时能够肏屄。 我肏屄不喜欢戴套,轻易不敢招惹专职女人,基本上是勾引良家妇女,再次也要找真正做兼职的,就为可以无套内射。

  在QQ上聊了许多,基本上都是想卖的,不敢轻举妄动,憋恼火了的时候,去洗浴场子找个妹子撸撸或者口炮泄火。

  一天,QQ上聊到一个叫梅的女人,一来二去一个多星期,弄清楚了她在五通桥区一个工厂里做管理,发过来的照片模样看着就是良家妇女的样子,年龄估计快四十吧,因为她说女儿上刚刚初中。

  又是周末,正好有工作回不了家,晚上约了梅见面。开车到五通桥,找个地方吃了饭,然后就在约定的地点等着。时间到,远远看着一个穿着打扮朴素的女人缓缓步行过来,这年月穿着如此还真少见,她必定是个持家有道的女人。待到近前,确认了彼此,客气地拉手问好,仔细打量,身高165左右,身材匀称,眉眼里透出几分尴尬。

  俩人沿着河边散步,慢慢聊着聊着,了解到她的底细,原来她是甘肃人氏,丧偶了两年多,一直单身着。难怪肤色容颜有些憔悴我注意到她时不时偷偷看我,似乎有好长时间没有接触男人。

  毕竟是真正良家妇女,第一次见面基本上就只能到此为止。告别时,相约下周合适的时间她要请我吃晚餐——这是一种接受我的暗示吧。临别,我伸出两臂拥抱她,梅身体紧贴着,感觉到她呼吸急促,胸部起伏……我手自然放在她臀,触摸着挺紧实的,心想要是光腚摸着手感一定不错,不觉鸡巴一下子就硬了。夏天,穿的单薄,她一定觉察到了我勃起的硬度。

  第二天,QQ里聊的内容渐渐深入,触及到了隐私与性,她也不再回避了。两年来,她一直单身着,有介绍的有网约的,都找不到感觉。长时间缺乏男人,性饥渴难耐,越来越难忍受。我们的见面,让她怦然心动,甚至心旌荡漾。她说,昨晚如果我就提出带她去开房,是不会拒绝的,因为太久太久没有男人啦!

  又到了周末,她约我晚餐。

  看车去了五通桥,接到她上车,按她指引来到一处地点僻静的鱼餐厅。她点了一锅鱼,味道很好,我提议喝点酒,慢慢聊着,吃吃喝喝,彼此心知肚明今晚会发生什么,但又都淡淡的,竟然有一种谈恋爱的美好感觉。

  吃完饭,外面和风徐徐,不觉得热,感觉好惬意。我们开着车慢慢的走着,轻松地聊着。这里非常清静,河边没灯光,几乎看不到人,有那种公园里常见的长靠椅,每一把椅子距离十来米,像是专门为情人约会营造的。看来,她十分用心挑选了这里。

  我把车停在了走到一处光线暗暗的柳树下,我们灭了灯。她头靠在我肩头,任我手揽着她腰轻轻抚摸着。她穿了一件连衣裙,胸口处是布带打的一个束结,下摆很宽大。我揽在她腰的手往上摸到隆起的胸,隔着衣服和胸罩,感到乳房挺大。我解开胸口的带子,伸手摸到乳头,她轻轻叫了,俯身爬在了我腿上,浑身颤栗。我挺立起的鸡巴正好杵着她的脖子。

  周遭安静,光线黯淡,借着酒劲,我把她扳了趟在副驾驶座位上,撩起裙子下摆掀上去,她脖子以下全部展现在暗夜中。我将她胸罩揭开,双手揉捏奶子,轮换噙着乳头吮吸。她喘着,声音越来越重,呼吸越来越粗,时而轻轻叫唤出声。她有太长时间没有这样被男人把玩、爱抚、挑逗、进入。我手从她裤头伸进去摸到阴阜,已是泥泞不堪,一塌糊涂,到我指头捏阴蒂上,她猛地一下身体抬起像一张弓,僵硬了一阵,颓然塌下来,气若游丝,好一阵才深深叹出气来。

  “我高潮了……太好……太舒服……太好……谢谢你……我要你……我要你……肏我……肏我吧……肏……”她语无伦次,喃喃自语。

  这时,我们才吻了。高潮浪涌下余波未平,她胳膊紧搂抱着我的头,热切地回应我的吻,舌头在我口腔里搅和,一只手伸进我裤子抓住阴茎撸啊撸啊。

  我被撩得欲火中烧,顾不得眼下周遭一切,坐起来褪下裤子,放出来坚挺的鸡巴,抱起她放在我怀里,拨开湿裤头将阴茎捅入阴道,她双臂搂着脖子疯狂地亲吻我,屁股颠颠上下动作,俩人阴部接触发出啪啪、啪啪声,此起彼伏,阴茎在湿热润滑的肉穴刚抽动了几个来回,我就开始喷射,她一下觉察到,立刻压下夹紧屄门,肉瓣一张一弛地合着射精节律,伴随射完精,她才意犹未尽慢慢停止阴道里悸动。一股子液体滑到阴囊,黏黏糊糊的,精液与淫液混合着、流淌着。彼此紧紧拥着,吻着,黑暗中依稀看出她双眸闪着泪光。她不愿意起身,阴部贴得严丝合缝,鸡巴在渐渐回缩,汁水渗出越来越多。

  “哎,有没有纸巾,擦一擦下面……”我悄悄道。

  梅娇声在我耳边喃喃细语,“不!多滋润一会儿,那里面干涸的太久。”

  我和梅第一次交媾在夜晚的河边不期而至,没有多少前戏,没有激烈碰撞,没有淫语浪叫,没有花样百出,来的快射得快,但却非常舒畅,令人回味无穷。甚至比以往和别的女人的任何一次肏屄都来得快乐,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我们静静相拥保持着,彼此肉体我中有你,你中有我,缠绵温存良久,直到鸡巴融化般地从阴道里面滑落出来,她屁股离开我的裆部,俯身饱含鸡巴吮吸,舔舔干净,我舒服地任她摆弄,在她嘴里又慢慢硬起来。

  “啊!走吧,我们赶紧去床上……”。

  她惊喜地急切要求。

  起身整理了衣衫,我们拥着开向不远传的酒店。

【完】